千禾吉他通訊 第一期

千禾出版社

台北郵政7-511號

郵撥178788

電話:704-1388

 

 

 

 

 

 

目 錄

幾本具有歷史意義的吉他教本/試評介

魯畢拉寫了「禁忌的遊戲」

 

幾本具有歷史意義的吉他教本

試評介

在 16世紀吉他還是4組複弦樂器時,即已有了教本。1535年,西班牙的比維拉琴(Vihuela)音樂家路易士•米蘭(Luis Milan)出版了一本叫手彈的比維拉琴音樂教本(Libro de musica de Vihuela de mano intitulado),隨後1551年羅伊(Adrian Le Roy),1554年芬亞那(Miguel de Fuenllana)。也都有類似的教本出版。這些著作不但是優良的教本,同時也是優秀的曲集,此外,為魯特琴(Lute)而寫的教本也相繼問世。

這個時期,教本的作者都具有共同的特點,就是:集作曲家、演奏家,與教育家於一身。這個事實直到 19世紀還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而在本世紀,則已屬難能可貴了。

音樂的詮釋,並不是完全訴諸主觀意識,傑出的演奏,也不是「照單全收」。所謂「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正確的讀書態度,即是正確的學習態度,音樂的正確詮釋豈其不然?

學任何一首曲子,先要瞭解的便是作曲者的曲想。例如米蘭或芬亞那的音樂,對我們來說,16世紀真是個遙不可及的時代,不僅有時間上的隔閡,也包含了空間上的隔閡;種族、文化色彩的隔閡,想超越這些隔閡,除了研究他們所寫的教本,瞭解他們對演奏技巧全盤的解釋外,還有什麼終南捷徑嗎?

當然,這種點的研究,只是必要條件,並非充分必要條件。

所謂充分必要條件,就是由點的研究而擴充為面的研究。各位諒必知道,任何一個人的思想,除了縱的承繼--師友的影響--外,尚有橫的反映--社會的時尚的影響--,這種精深的研究,如果不是有心人,如果沒有移山填海的信念與毅力,是不易做好的。

基於上述的事實,教本的編著,顯然有其歷史上的意義,決不是一般純粹為著教授學生,把一些素材,橫割強剖編輯成冊便算了事。

到「吉他之父」泰雷嘉為止,吉他或魯特琴的教與學,依賴的便是幾位博古通今,集作曲、演奏、教育,乃至於理論研究於一身的鴻材大儒所寫的教本。後生小子鮮有贊一詞之餘地,如此嚴守「師法」的教學態度,累積給後人的遺產,量雖不多,然卻字字皆珠璣,句句能信賴,真是彌少而彌足珍貴。

泰雷嘉去逝後,兼具作曲、演奏、教育等多重身份於一身的傑出人物日益稀少,尊師重道,謙虛好學的認真態度也逐漸式微。而另一方面,由於「教育」的普及,著書立說,人人可得,因此在「善意」的「改編」「校訂」等名義下,多少精髓給遺漏,多少真義給歪曲,不得不讓人引為殷憂。在吉他音樂日益普及之後,在教本濫行橫溢之時,我們確有必要針對「教本的歷史意義」提出一番認識。

今天,我們俗稱的古典吉他(六弦吉他)主要是仰賴梭羅(Fernand Sor 1778-1839),阿瓜特(Dionisio Aguado 1784-1849)、卡爾卡西(Mateo Carcassi 1792-1835)等人所寫的教本來啟其宏基,由泰雷嘉及其門生繼其大葉,而至西歌維亞乃光芒四耀。這裡的每位大師,都曾寫過教本,這些教本都具有歷史意義,而所謂的歷史意義,不單因為他們是卓絕的吉他演奏家,同時也因為他們是偉大的作曲家,他們的著作自成一家之言。我們要研究他們的音樂,瞭解他們的技巧,追本溯源,舍教本弗由。

以下我們就列舉出具有歷史意義的教本:

梭羅:西班牙吉他教本

1930年,梭羅出版了他的吉他教本Mthode pour La Guitare, par Ferdinand Sor,隨即售罄。因此,有許多人不不知道有這本書的存在。

1971年M. Merric將它譯成英文,由紐約的Da Capo Press出版,書名是『Method for the Spanish Guitar by Ferdinand Sor』

凡喜歡古典吉他的人,沒有不喜歡梭爾的音樂的,但卻沒有人去翻譯他的教本,寧非怪事?

卡爾卡西吉他教本

這是國內流傳最廣的教本,除了譯自日人溝淵浩五郎與繩田政次編的『卡爾卡西吉他教本』外,由國內吉他老師為教學需要而冠以其他名稱而出版的,更不在少數。誠如某位出版社負責人所說:「古典吉他的教本不論怎麼編(抄?),只要有卡爾卡西的練習曲,一定賺錢。」由此可見國人對卡爾卡西之信任與盲目之一斑。

事實上,在日本,最著名的卡爾卡西吉他教本是下面兩本:

1.伊藤翁介:卡爾卡西吉他教則本(音樂之友社)

2.阿部保夫:現代奏法的卡爾卡西教則本(全音樂譜出版社),伊藤翁介的教則本是在尊重原著的原則下同時採用現代奏法,而阿部保夫則可說是完全採用現代奏法。

站在學習音樂的立場(尤其是古典音樂),經過現代人加工、改編的意旨含糊不清的教本,初學者都應該避免採用--雖然日後可以收集參考--只要你稍具音樂常識,你就該知道,「拜耳鋼琴教本」可沒有這麼複雜的問題。

因此,我們的期望是盡量採用「原版的全譯本」。

阿瓜特吉他教本:(Method Completo de Guitarra)

阿瓜特是18世紀末到19世中葉的西班牙吉他演奏家與教育家,他遺留下來的許多作品。都極富有教育價值。現在馬德里國立音樂院吉他科,把他的教本列為最重要的課程之一。可惜英譯本與日譯本都不能盡傳阿瓜特的全貌。國人想要一睹阿瓜特的技奧,除了先學西班牙文外,恐怕只好等待有心人的努力了。

羅齊:最新吉他奏法--泰雷嘉教程

Pascual Roch的這本教本1922年出版。-如書名所示,乃是解說Tarrga的技巧的教本。

Tarrga的技巧所以揚名於世。除了Roch外。還有以下幾位大師:

布鳩魯:吉他奏法及原理1-4卷

這是一本劃時代的鉅著,只要是有心研究古典吉他的人,案頭即須有此一冊。

原書以西班牙文與法文寫成,其後有義大利文與日文的譯本,遺憾的就是沒有英譯本,而日譯本只譯了三卷。顯然的,學習古典吉他勢非學習西班牙語不可。

Sagreras:吉他教室(Las Cuartas Lecciones de Guitarra)

上級技巧 依泰雷嘉的近代奏法

Arenas:吉他教本1-7卷

Gascon:現代吉他教本1-3卷(Method Moderno)

Prat:音階與分散和弦的技巧

吉他新技巧

(Sagreras)與(Gascon)都是吉他演奏家兼作曲家,因此他們的教本也都是以自己作的練習曲為骨幹而寫成的。在吉他的音樂史上保有相當高的價值。Sagreras的作品很容易令人感受到Tarrga的強大影響;Gascon的音樂則具有濃厚的民族色彩,尤其是小品。

(Arenas)的教本乃集各家練習曲而成,雖乏獨創性,但可以補各家之不足,尤其是對入門後的初學者裨益更大。這種集前代各作曲家的優秀作品於一書的綜合教本,在中南美與日本最為盛行,國內所看到的各種「大拼盤式」的卡爾卡西吉他教本,也差可批擬。

(Prat)的兩本有關增強吉他技巧的作品,也具有相當特色。由這兩本書我們可以領悟到Prat已進入到Tarrga所不曾開拓的領域。在Tarrga的國度裡,Pujol有發揚Tarrga技巧之功,但Prat卻給予革新之力。因此,Prat的大作。決不可以一般所謂的教本視之。就吉他的歷史意義言,若Sor的技巧屬於古典的奏法,Tarrga及其嫡傳弟子則屬近代奏法,而以Segovia為首的一些演奏家們所使用的技巧,則可認為是現代的奏法。Prat呢?他則是由近代過度到現代的一座橋樑。其貢獻之大,自不在話下。

西歌維亞:寫給初學者的吉他教本
  繼Tarrga之後,最偉大的吉他音樂家便是西歌維亞,因而眾所矚目的,莫不盼望他能寫出一本劃時代的鉅著,可惜大師始終惜墨如金,直到1979年,才與詩人作家Mendoza合著了這本寫給初學者的教本。

在學生面前始終不苟言笑的西歌維亞,為著兩位小兄弟,六歲的Ryan與九歲的Ashley,終於發揮了赤子之心與高度濃厚的人情味,很有耐心地,拍下了有益於初學者參考的教學照片,充份為科技與藝術作了一次融合。

書中雖然也選錄了Sor,Ciuliani,Aguado,Coste,Paganini等的小品,但絕大部分的練習曲與示例,都是由仰慕大師風采的當代名家所寫,絕不可因其篇幅簡短而河漢視之。

當然,我們衷心盼望的,是在這本為初學者而寫的教本之後,大師能再接再勵,鼓其老當益壯之志,為我們留下一套完整的教本。

由以上所列的教本來看,保守的說法近現代的吉他音樂,實際上是以Tarrga為主流。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初級的練習曲,泰雷嘉派的作品不論在旋律,和聲,指位的要求,運指的合理性,都與吉他作了最緊密的結合,可是卡爾卡西的練習曲則沒有這麼嚴格的要求,也就是說泰雷嘉派的作品,不易用吉他以外的樂器來表現,而卡爾卡西則不一定要用吉他來表現。基於這一明顯的事實,吉他音樂才得以造成今日之盛況。

奠定了古典音樂的技巧之後,對於現代音樂的學習,也有其高度的必要性。「突破現狀才能進步」是人盡皆知的道理。對現代音樂的認識,有以下兩本具有歷史意義的兩個教本:

Schaller=Seheit:Lehrwerk For Dia Guitarre Band

如果把教本最後的古記譜法tablature與通奏低音這兩個項目刪除的話,就成為一本道地的有關現代音樂的吉他教本。因而可以在歷史上佔一席之地。

練習曲由Schaller執筆,依Scheit的意思編成教本。

Scheit熟悉魯特琴與巴洛克吉他的奏法,所以這本書所主張的演奏技巧,可以說是Sheit研究吉他音樂的心血結晶,同時也可以代表某些現代吉他演奏家及教授的主張。在這裡,沒有Prat Segovia的實踐,但他所主張的技巧則應屬於現代奏法。

必須再一次強調的,這個教本可以預期它必然會在歷史上佔一席之地,乃在於它是由Schaller作曲,然後依據Scheit的教育法建立起歷史的架構,如果這個教本也採用Sor或 Tarrga等人的作品。那麼任憑Scheit的教育法再如何高超,我們也不必去討論它。

小船幸次郎:由音樂的形式來探討各時期的吉他音樂(吉他階段)

在現代人所編寫的教本裡大放異彩的一本書要算是日人小船幸次郎的「吉他階段」了,由東方人編寫而可在吉他的歷史上佔一席之地的,這是唯一的一本。

小船氏編寫這本教本的目的,已在它的序言中說明,就是要彌補Sor以降各大師所寫。只重古典與浪漫,而置前古典與現代音樂於一旁的偏失,這個超邁卓絕的構想,不但給吉他史提出一個嚴肅而亟待解決的問題,同時也為教育家們留下一塊試金石。

可借,作者僅以極短的篇幅即想把握住整個的吉他音樂史,其疏漏與有待加強之處不難想像。但該書提供給我們的確是一個非常有意義而值得深思的問題。我們衷心盼望的,就是有更偉大的教育家能在這個「入門篇」之後寫出更堅強的教本來。

回本期目錄

魯畢拉寫了「禁忌的遊戲」

彈吉他的人,誰沒彈過這首淒愴的曲子,聽至這首曲子,大家的腦海裡一定會浮起那位神態嚴謹,鼻架眼鏡的耶佩斯(Narcio Yepes)。因為「禁忌的遊戲」始為世人喜愛,乃因為1952年渠為法國電影「禁忌的遊戲」配樂的關係。男女主角俊美的造型,與耶佩斯揮彈而出的主題曲相互輝映,遂釀造了令人難以忘懷的影像。此後,耶佩斯在演奏會中的安可曲,若不彈這首小品,就脫不了身。

事實上,第一個將這首曲子編入電影的。是果美斯(Vicente gomes)。在1939年美國派拉蒙公司的『血與砂』。這首曲子也是在這個時候被認為是「西班牙民謠」。這首曲子果真是西班牙民謠嗎?我們不妨翻開西班牙所有的民謠曲集,看看是否有這麼一首曲子,(電影熱後,民歌手才配上的歌詞,自然不算。)當然是沒有。

那麼這一首被認為「作者不詳的西班牙民謠」到底是誰寫的?許多吉他家都認為這首曲子本身即是一首吉他小品,並不是什麼民謠改編曲。阿根廷利可得(Licoldei)公司出版的樂譜編為BA 12375首先指出了這如泣如訴的曲子是安東尼奧•魯畢拉(Antonio Rubira)的傑作。據普拉多(Domingo Prat)的「吉他演奏家辭典」所載,魯畢拉身出名門,是十九世紀後半西班牙一位技藝超群的吉他演奏家,當時的名家,像阿爾卡斯(Arcas, Julian)、巴魯加(Parga, Juan)等都尊之為天才而寄予無上的敬意。1881年至1884年間,他遠渡重洋,來到阿根廷從事吉他演奏與教學。

利可得公司出版的樂譜還清清楚楚的標示了這是一首練習曲(Estudio)。

那麼又是誰先說它是「作者不詳的愛的羅曼史」的?

根據另一項資料顯示,這個人應該是劉貝特(Miguel Liobet 1878∼1938),劉貝特交由西班牙穆西卡(Muccica)公司出版編號21262的樂譜。即標示「作者不詳的浪漫曲Ramance Anomimo」Romance是指西班牙自古以來傳統性的故事曲?或是指一般所謂與戀愛有關(或暗示)的甜美曲調?事實真相誰也不了解。其後,有人(比善提•果美斯?)將Romantic商業化。「愛的羅曼史」就此定局。

以上是這首膾炙人口的小品「變奏」的過程。當然這裡頭尚缺乏一項科學性的證據,即截至目前為止,尚未發現魯畢拉的手稿,因此我們也不能排除另一個可能性,即這首曲子真的本來就是西班牙某地的民謠,而由魯畢拉借用其主題譜成了今日大家所見的音樂。

除了「著作權」的問題外,還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即利可得版的魯畢拉原稿,使用的琶音,與今日我們所見的不同,亦節錄於下,用供參考。

回本期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