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目錄

封面:胡樹琳先生的畫像

封堙G練習的態度//闕義力

特集:

  恩師胡樹琳先生吉他行傳•林水占

  《胡樹琳先生吉他行傳》補述•顏秉直

  # 胡樹琳先生吉他拉曲集…………

    自序

    解說

    曲集

    跋•顏秉直

  # …………

    歷史的開端•陳榮華

    《月夜愁 Caprice!》•陳榮華

報導:

  實至榮歸的侯爵西歌維亞//顏榮勤 譯

快報——《中華民國吉他協會發起人籌備會》已舉行第一次會議

 

 

 

 

練習的態度

闕義力

通往吉他的道路,是漫長而艱苦的,須要恆心毅力才能夠達到目標。天賦雖然會使這條路變得平坦些,但天賦決不能代替苦練。但練習的方法有好有壞。而很不幸的,壞的練習方法,較好的練習方法普遍。

對於一個學習者而言,再也沒有比「有效率的練習更可貴了。這就是說,知道如何使用最少的時間來獲得最大的學習效果。因此,教導學生良好的練習方法,也是老師的責任之一。練習是一種自我教導的程序,也就是老師不在身旁的情況下,學生自己扮演老師的身分,指派自己功課並監督自己練習。

須諄諄告誡初學者的是,練習時,必須完全地、始終如一地集中精神。許多人,在練琴時,心不在焉,又是手指重覆其永無休止的機械性動作。因缺乏方針和控制,故只是浪費時間和精力。它不只不能達到練習的目的,有時還是一種有害的活動。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練習錯誤的東西,使耳朵對於錯誤的音而無動於衷後,再要使精神和耳朵回覆完全且始終如一,將要大費周章。

若此種精神不集中,只是因疲倦而起,則只要將練習的時間及材料改變即可。在這方面並沒有一定的規則。

硬性規定學生,依照一定的時間來做固定幾小時的練習,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每一個學生的練習需要和可能性,都有很大的不同。有的學生比其他人更能保持練習的新鮮感,但並非每位學生都能自由地安排其練琴時間。這堸艉@能一般化的是,每一位學生都應找尋出 一個適合自己的情況。但是,他不可以把它變為毫無意義的例行公式,而失去彈性,對於所要練習的東西定出一個固定的順序一一例如先練音階,然後練習曲,然後演奏曲一一是沒有必要的。這種程序,是沒有理由不能更改的,只要能將所要的練習練完,由演奏曲開始,而最後練音階,也沒有什麼不妥當。將所要練習的東西混著練,不要將太長的時間花在同一個練習題材上,這樣會使頭腦更清醒。

當然,將練習時間好好利用,並使練琴成為每天的習慣最重要。「每天有規律地練琴」 比「不一定每天練,要練就練得昏天暗地」的練習方法為佳。

無論我們做任何型態的練習一一例如一隻手的技巧上困難,音色詮釋一一除了要有精神 上的準備和控制外,尚須輔以靈敏而機警的耳朵。對於所彈出來的音,始終要加以仔細研究,耳朵總是對於何者為佳,何者不佳的最終裁判者。

但是大部分練琴者的耳朵,總是不能履行這項功能,他們不知道如何用耳朵傾聽。他們的耳朵,總是主觀的,他們實際上所聽到的聲音,已經被他們欲求和希望聽到的聲音強烈地扭曲了,當他們有機會把他們所彈下來的東西錄下來,他們會震驚而絕對不相信,這就是他們實際上所彈出來的音。訓練耳朵能客觀地傾聽,是一件重要的事,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聽到聽眾實際上所聽到的音。

練習的時間要以頭腦能保持巔峰狀態為原則,把時間合理的分為數段,每個段落的休息 足夠,才能使每一個練習精神集中。

回本期目錄

恩師胡樹琳先生吉他行傳

林水占

胡樹琳先生是台中市早年對於吉他音樂造詣高深之名師。自從小學時代,就喜愛吹「口琴」,曾加入「宮田口琴隊講習所」學習口琴,時常隨師參加「口琴演奏會」。其後愛彈「吉他和曼陀林」並得鄰居一位日人岡崎一夫先生,義務教授而漸通門竅。又承岡崎先生推介,在本市「小林唱片屋」教授吉他與曼陀林,當時先生約廿四歲。

一年半後,移轉在本市南台中「林氏家廟」(俗稱林祖厝),即設「吉他研究所」,主要教本為《卡爾卡西吉他教則本》;此書分為四部,第一部:是「初級科」,為樂譜音符與各種記號用語,左右手運指法、形式、和音、連音、分解和絃、各調練習曲。第二部:是「中等科」,為各種技巧奏法,大小調分釋、增滅音程音度、轉調變奏樂理、各位置練習曲。第三部:是「高等科」,為《漸進五十曲》及名人小品、有特殊調絃法、每曲中節奏變化講解、特別運指奏法。第四部:是「研究科」,為《廿五首練習曲》,是以獨奏音色、節奏為重之練習曲。

此外先生尚有《Arenas奏法大教本》,及名家,如:梭羅、裘利亞尼、卡路里、雷雅尼、阿括多、卡諾、柯斯特、梅爾茲、泰雷嘉,以及當時最權威的大師劉貝特、阿妮多、西歌維亞等人的愛奏曲集。
此外,像《鋼弦吉他正統奏法教本》、《曼陀林正統奏法教本》、《爵士•和弦奏法教本》、《古典吉他和弦伴奏法教本》、《即興•爵士•和弦奏法教本》、《歌唱與伴奏教本》,還有前古典時期,中南美州名家作品集,和聲、對位、曲式等資料,也都匯集於一堂、供學生與同好參考研究。

當時,最轟動的日本流行歌吉他作曲家古賀政男與服部良一兩人的作品,也是教授的科目之一。

不久,佛拉門歌也由日本傳入,熱情而刺激的節奏,吸引了更多學習者的心。先生感於門生日多,水準日高,因此就組織了《台中市吉他音樂協會》,每年舉行一次音樂發表會。對提高台中市的吉他音樂水準,供獻良多。

先生早年曾在南台中老松町壯丁團吹奏樂隊的副團長兼教練,所以在弦樂以外,也精通各種吹奏樂器。因此,先生想到,如果能將弦樂與吹奏樂器聯合組團,豈不「聲勢」更壯,因而再組織《台中市吉他輕音樂協會》,並在團員中,精選數人登台演唱助興。最著名的是兩個日本女子:山崎砂子與名取勝子。當時也一度發生「挖角事件」,結果這兩位日本小姐,乃願意投在先生門下,義務效勞。

先生的演奏會,因是「提倡正當娛樂、宣揚吉他音樂為目的」,所以一概不收門票。台中市吉他風氣之盛,得冠全省,先生的努力,永不可滅。

先生又感覺用外國樂器來奏外國樂曲,雖可促進潮流,端正社會風尚,但是若能用外國樂器來演奏我國古香古色的傳統樂曲,對外宣揚,豈不是更有意義。因此就邀集高級部會員,開會討論此事,要求各會員,犧牲小我,完成大我,自動往各地搜集本省原始風土民歌民,謠,各種戲曲,及本省高山族各族之歌謠舞曲,攜回本會,共同參考研究,分類改編,藉以保存我國固有文化。

先生首先選擇本省著名之「御前清曲,南管戲曲」予以改編,因南管曲為我國傳統之絃管樂;而吉他也是絃樂,可說:知性相同,可以通假,況且吉他又有其他樂器所不能及之各種特殊技巧。如:《犁田歌(駛g歌)》、《朝天子》、《萬年番》、《百家春》、《王昭君》等小曲及戲曲,配合吉他伴奏,或獨奏,聆聽之後,確有古風古道之感也。

再則編:本省「梨園戲曲」:如《天官賜福》、《仙祝壽》、《將軍令》、《八音吹譜》、《反陽》、《二八佳人》等獨奏小曲,有如:一曲舞春風,復古之氣氛。

其次先生亦有編:「客家採茶歌;俗稱;挽茶相褒歌」:是客家青年男女在山上茶園中採茶,以歌傳情,歌聲柔軟甜蜜,可愛迷人;用吉他獨奏或伴奏,更加叩人心絃。其次先生亦有編:本省各地原始風土,民歌民謠童謠,地方性之民俗詞譜:如《天烏烏》、《丟丟銅》、《桓春調》、《五更鼓》、《乞食調》、《頭路歌》、《桃花過渡》、《十月花胎》、《雪梅思君》、《頒春曲》、《犁田歌(駛黎歌)》、《草谷弄》、《鳳陽花鼓》、《和尚誦經詞》、《道士超度經詞》、《牽亡畝(五子哭墓)》戲曲、歌仔調、哭調仔等。

其次先生亦編:「廣東音樂樂曲」:如《三潭印月》、《雨打芭蕉》、《寄生草》、《旱天雷》、《三疊》、《梅花》、《桃花江》、《雁落平沙》等曲是為,初級部程度而已也。

其次先生亦有編:本省高山各族之歌謠舞曲,先生首先編《日月杵歌》。此曲乃日月潭山胞,每年八月十五日,一連三晝夜,在日月潭畔,慶祝豐年祭典及新年,是時青年男女在祭典中選擇意中人求婚之傳統風俗。

話歸正傳,因《日月潭杆歌》祭典方式是用長短不一之木杆(臼樁),每人執一杵按順序,一上一下,起起落落,直下撞在地上約直徑三尺半平扁稍圓之石盤之上,其所發出木杆與石盤混合之聲音為節奏,而男女山胞在月光下,載歌載舞,歌聲瞭亮、風雅迷人。杵音與石音,若遠若近,若隱若現,音韻悠揚,透徹雲霄,清新悅耳,令人心曠神怡,樂而忘返。此曲雖有若干音樂家摩擬改編,但不能發出木杆與石盤混合之正確聲音來,而先生就以:HARMONICS與PIZZI的奏法,終於成功地發出木杆與石盤混合之聲音。

未久就被「日本テイチワ唱片株式會社」,派專員來訪問先生,並要求先生將曲譜讓給專員攜回日本,錄製曲盤,銷售全國。

先生之編曲尚有不少,未能一一介紹,到此漸告一段落。

在台灣用吉他將本省各地原始風土,民俗歌謠戲曲等編曲演奏的,台中市胡樹琳先生算是第一人。

不久,中日事變爆發,大東亞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接踵而來,迫不得已,先生只好暫停吉他音樂一切活動。數年後,戰爭結束,和平來臨,台灣光復歸回祖國。但是台中市之吉他音樂已今不如昔,會員亦各自分飛。先生見景傷情,浩嘆不已,決意重整旗鼓,再度招生,教授正統吉他,並創辦《吉他音樂月刊》。將戰前所編許多民俗歌謠,按順序一一如期,刊載於《吉他月刊》藉以倡導吉他音樂藝術,希望能得重振原來旺盛氣派。

俗語云: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因,先生日間在台中市中區公所擔任戶籍股長之職,而夜間須要教授吉他,深夜則埋頭苦幹,致力編曲,抄寫吉他音樂理論,日不隔夜,不眠不休,操勞過度,久鬱成病,突然感患魚腹之疾(胃病)。因先生並無休息養病,致病情惡化,延醫診治,不見起色。

是時適有《日本全國吉他聯盟會》的委員長,小原安正先生在日本看到先生創辦之《吉他音樂月刊》慕名來函致意,言明:「日本全國吉他聯盟會,及中部日本新聞社」主辦之「日本全國第六回吉他比賽大會,訂於民國四十六年七月廿八日,下午六時在:「日本東京千代田公會堂」舉行,特別邀請先生及台灣吉家參加此賽;並特聘先生為:「日本全國吉他聯盟會,台灣分會委員」;該會規定如欲參加者,須於六月三十日以前,將參加者名單寄交台中市成功路二六八號,胡樹琳收,轉送日本該會辦理報名登記。據小原安正先生稱:參加種類限:「吉他獨奏」。指定曲是泰雷嘉的前奏曲及三二二三,任擇一曲,時間無限制。先生為此,抱病勉強接受該會委託,即於民國四十六年六月廿四日,在台灣新生報公告:「日本全國第六回吉他比賽大會」,邀請我國樂友赴日參加比賽啟事。公告後,就有台北市呂昭炫前來報名參加,是時先生之病甚然嚴重,考慮開刀,辦事有所困難,即將日本委任諸事,及呂昭炫出國手續書類聘書一切,提交於門生林水占,暫行代理。

先生之病症一天天轉劇,終於住進穎川病院開刀,數日後回家靜養,豈知舊病復發,再往醫院診察,醫師診斷是腹膜炎,要再開刀,於是轉往澄清醫院,但未見好轉,反變本加厲,回天乏術。語云:神仙難救無命客,先生慟於民國四十六年八月中逝世,享壽四十四歲。一代名人,從此永別,第十一期之《吉他月刊》就是先生最後遺作。

嗚呼,良師痛逝,幸有洪冬福、吳武昌諸師兄弟,繼續致力於吉他音樂藝術之發揚與提高,使吉他音樂由台中市而風熾於全省。

先生有知,當可含笑於於九泉矣。

愚生台中林水占敬悉

民國七十一年六月廿一日

 

左起:呂昭炫老師、不詳、張坤山先生一一台灣第一位吉他製作家一一、林水占先生。攝影時間是民國五○年七月卅一日。

洪冬福老師、師母。三、四十年來,洪老師一直堅守在吉他的編曲與教學的崗位上。胡大師的教誨和洪師母的支持,功不可沒。師母的笑容,就是明證。

關於林水占 先生

在許常惠先生的《尋找中國音樂的泉源》一書中,有如下的一段記載:

五月間(案指民國五十六年),我來台中採集民歌的時侯,認識了在台中市第一市場內開《仁和堂》西藥房兼接骨師的林水占。

林水占的已故父親,便是中部一帶《駛犁歌》的祖師。

這段文字,說明了林水占先生的重要性:不但為病人接骨,也為「民族音樂遺產」接骨。

不過,許常惠先生似乎不曾注意到,林水占先生的先翁林泗海先生是福佬民歌中《駛g歌》的祖師,而其恩師胡樹琳先生,是台灣客家歌謠與山地歌謠採集的祖師。如果注意到這一點,則他們採集民歌的成績,必更裴然。

回本期目錄

《胡樹琳先生吉他行傳》補述

顏秉直

胡大師在民國四十六年八月中逝世,但《吉他月刊》第十一期j在九月卅日出版。我每次想到此事,便氣為之結,鼻為之酸。

諸葛亮在《後出師表》中述其志事時說: 「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在於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忠肝義膽,照耀千古。

但胡大師j是 「鞠躬盡瘁,死而『不』已!」成敗利鈍,均置諸度外,更令人欽佩!

黃玉枝女士是大名鼎鼎之中國廣播公司播音員玉文,九年前才退休。

她是《吉他月刊》的發行人,和胡大師一起推動自由中國的「吉他搖籃」。

王昌齡的《閨怨》詩說: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菑W翠樓,

忽見 頭楊柳色,悔讓夫婿辦雜誌!

 

黃女士是無所怨悔的!

謹向黃女士致敬。也向拙荊致敬!

# # #

《吉他月刊》自民國四十五年二月三日發行創刊號,至民國四十六年九月卅日發行第十一期止,真是讓胡大師心力交瘁。

當時的作者,計有:胡樹琳、王林、江島、蔡井、呂昭炫、洪冬福、達勒卡。

呂昭炫先生發表的作品是《殘春花》,在第三期;洪冬福老師發表的是《桃花鄉》,在第四期;達勒卡的作品是《Lagrima》,在第十一期,因該曲是這一年日本吉他大賽的指定曲之一。

其他像王林:是「琳」的拆字,「江島」是胡先生的日本名字;「蔡井」是胡先生的學生,胡先生借用為筆名。換句話說,十一期的《吉他月刊》,從文字到樂譜,幾乎全是胡先生一手包辦了。胡先生之過人才氣在此,而也因此促其英年早逝。

我們不能以有形的遺產來衡量胡先生的成就,而必須以「無形的精神」來討論其對台灣吉他界的影響。

胡先生給予我們「精神」的影響是什麼?許常惠先生在《找回民族音樂的靈魂一一民歌》一文中寫道:

奧國大音樂家莫札特曾說過:「音樂是無國界的」。但君不見。今天在奧國或德國,他們的小學音樂課本,幾乎清一色是日耳曼的民謠或民歌調的歌曲,而看不到其他國家的歌曲。

法國大音樂家但第也說過:「音樂是無國界的」。但是,我在巴黎五年期間,聽了數不清的音樂會,而大部分音樂會的內容,卻是以法國的音樂作品為主。

這就是他們的「音樂是無國界的」。

匈牙利大音樂家巴爾托克說得好:「音樂藝術,在國際之前,先是有國家;在國家之前,先有民族!」

沒有自己的音樂文化的民族,那有資格談「音樂無國界」!

音樂表現(演奏、作曲、編曲)的技巧,代有改變,但民族音樂的根,j不能掘掉,胡先生的高瞻遠矚在此。因此,我保留了他有關民族音樂的....(缺字待補)。

回本期目錄

《吉他獨奏曲集》自序

胡樹琳

吉他拉的優點在那堜O?就是在其他樂器所不能表現的,吉他拉都能夠充分的表現出來。

用吉他拉獨奏最妙,伴奏也行。可說是萬能的樂器!

可是,吉他拉的樂譜很少,而好的樂譜。更是如鳳毛麟角。那麼,吉他拉的優點,就難得充分發揮了!

編者有鑑於此,故不惴冒昧,將過去所改編的樂譜及心得集於本書,如能貢獻各位同好者,做為一種鑑賞參考的資料,那是編者所朝夕盼望的。

本書的內容,如有不適當之處,敬請各位同好者多多指教,不勝榮幸之至!

台中•胡樹琳

回本期目錄

《吉他獨奏曲集》解說

胡樹琳

戰火情焰

演奏程度容易,伴奏部的節奏須正確,才能表現本曲的優點。

東山一把青

滑奏須加留意來彈,演奏程度容易。

恆春調

本曲就是臺灣南部恆春的鄉土民謠,俗名《思想起》,其旋律具有臺灣強烈的鄉土色彩。演奏程度容易。

月兒彎彎照九州

譜中的十六分音符,是表現水聲的「咕嚕咕嚕」。演奏程度中庸。

今夕何夕

含有強烈的愛情旋律。演奏程度中庸。

重逢

演奏程度中庸。但高音部與低音部,須留意來彈。

日月潭杵歌

臺灣八勝景之一《日月潭》水社的《杵歌》,是世界聞名的。遊《日月潭》而不聽《杵歌》,不無遺憾。
「杵音」的表現,是用直徑約三尺的平扁圓石為臼,將長短不一的杵,按一定的順序,撞擊該圓臼而發出音樂來。此種深沈幽雅、清心悅耳的杵音,若遠若近,若隱若現,雖由著名的音樂家,苦心改編,也未能得其真神,祇有用吉他拉來表現,才獲得成功。
「杵音」的奏法,是用左手第一指,輕輕按在弦枕與第一桁之間,像彈泛音一樣,
將本來的音抹去,那就變做「杵音」了。 演奏程度很容易。

百家春

本曲是臺灣最普遍的樂曲之一,也是南北管曲調中,最優雅的樂曲之一。其前奏,是表現小孩子弄獅、敲鑼、打鼓,而引入主題。演奏程度容易。

 

(以上曲目與解說,均為《吉他拉獨奏曲集》所有。選自《吉他月刊》的十一首,祇有下面兩首附有說明。)

 

DANZA No.2

輕鬆活潑的旋律,具有本省濃厚情味的舞曲。演奏程度容易。

水底魚

單靠一支樂器來演奏描寫音樂,確是困難的事。本曲我曾多次聽過人家演奏,就絲毫感覺不出它是描寫音樂。可是,現在我將它改編為吉他曲來演奏,其音色的變化、滑音的彎轉、切音的飛躍,就好像靜靜地坐在池塘邊,看著成群上千的魚,無驚無擾的,在一個幽趣的水底游戲。這也是吉他獨特的技巧,才能表現的情調。演奏程度容易。

回本期目錄

《吉他獨奏曲集》曲集

胡樹琳

回本期目錄

顏秉直

胡先生的作品,第一次結集出版,是在民國四十三年元月,書名是《吉他拉獨奏曲集》。計收自作曲與編曲一十三首。除了《美麗的春宵》、《青春日記》兩首古賀旋律,以及三首西班牙Tango曲,予以刪除外,其餘均未更動。

提供這分資料的,是林水占先生。

胡先生的其他編曲,則是在民國四十五年,至民國四十六年之間於其創辦的《吉他月刊》上逐期發表,總共三十首。

這三十首,按其性質,可分為①自作曲、②國民音樂編曲、③電影插曲編曲、④流行歌曲編曲等四類。筆者自作主張,將③、④兩類刪除了,祇保留十一首。

提供這分資料的,是洪冬福老師與鄭勳哲老師。

在林水占先生的《恩師胡樹琳先生吉他行傳》中,所提及胡先生的作品,其數量遠超過這堜狾玷的。因此,我們可以相信,如果天假以年,則胡先生對本省吉他音樂的貢獻將更輝皇,則本省的吉他音樂將更上道。

從胡先生的遺著,我們不但可以瞭解當時台灣吉他界的水準,也可以仿佛胡先生的演奏技巧。

筆者甚是盼望,在胡大師既成的基礎上,對吉他音樂懷抱真切熱情的朋友,能有所承續與發揚。

  「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謹以趙歐北的詩,與大家共勉!

● 顏秉直

回本期目錄

歷史的開端

陳榮華

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交疏結綺窗,阿閣三重階。

上有弦歌聲,音響─何悲?誰能為此曲,無乃杞粱妻!

清商隨風發,中曲正徘徊。一彈再三歎,慷慨有餘哀。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願為雙鳴鶴,奮翅起高飛!

從過去的時光裡,某一段時刻,常發展成為歷史的開端。

台灣吉他史的開端,要從胡樹琳先生慘澹經營的時刻算起。胡先生的才華與先見,為我們的吉他音樂開拓出三條明確的道路。

第一是教授吉他。為推廣吉他音樂,民國廿八年左右,胡先生即在台中林家花園內,正式招收學生,使得愛好者求學有門,他是今日吉他教師,身負教育責任的典型。

第二是出版吉他音樂月刊,讓文字參與吉他音樂的建設工作。因為月刊的發行,使吉他音樂更能普及全省,也讓全省愛好吉他人士,能獲得廣泛的溝通。遺憾的,由於胡樹琳先生英年去逝,而使得負有推廣吉他任務的月刊中斷。但是他手創的十一期月刊,j為台灣吉他史留下貴重的痕跡。

第三是將當代所流行的優美曲調,改編成適合吉他彈奏的曲子,也就是編曲的工作。胡樹琳先生在他發行的月刊,及一本吉他獨奏曲集堙A為我們留下許多佳作,也可以想見,胡先生為吉他所投下的心血。雖然當初古賀旋律在日本造成風氣,也影響台灣,而胡樹琳先生所改編的水底魚等台灣早期的傳統曲調,j流行在我們的血液。對民族本位音樂的重視與發揚,是永遠值得我們效法的。

生為晚輩,無法欣賞到胡先生的演奏,很遺憾!然而從我大嫂的童年回憶說起:「隔壁胡先生,個性內向,常在夜深人靜時手抱吉他在屋簷下彈起迷人的旋律。」這種情景不就是愛好吉他人士的共通點嗎!

筆者才疏學淺,彈一首《月夜愁》來紀念他。

快報

《中華民國吉他協會發起人籌備會》已於九月廿八日假台北市《龍園西饗廳》舉行第一次會議,商討《組織章程草案》及有關事項。

此次會議,係由林耿棠老師、洪冬福老師、呂昭炫老師、嚴天得老師、張喬治老師,共同擔任召集人,並主持會議。

因限於場地。又屬籌備性質,故對本刊讀者未能先行周知。請原諒!

會議結果,請看下期。

回本期目錄

《月夜愁 Caprice!》

陳榮華

回本期目錄

實至榮歸的侯爵西歌維亞

顏榮勤 譯

這篇文章,原登載於一九八二年一月第三週第七一三卷的西班牙雜誌《ABC》週日版。作者梅德拿據說是格拉那達的記者,文人,與大師西歌維亞是舊識。一九八一年六月,西歌維亞受封為侯爵。這篇記事是大師初履采邑的當日實地情況。

因文章太長,文字敘述近乎意識流,因此由譯者酌予刪減。讀者幸其諒之!

【侯之領邑】

《Salobrena侯爵》立即停步,強烈的陽光,照耀在如綠海碧波般廣大的庶田那邊,他要眺望「他的」采邑,像市議會議長手持銀飾權杖,頭載著好大的黑帽,穿著暗色的皮衣,強項圈著圍巾,邊享受著南國陽光,邊觀看遠景。實際上,像Salobrena這樣的采邑,在西班牙是找不到第二個的。從格拉那達經過Mo-tril來到這堙ASalobrena便像是西班牙兩粒晶瑩的珠淚;若從Malaga越過高山來到這堙ASalobrena是好像浮在湛藍及琺瑯色風景中的金字塔。

Salobrena的侯爵招呼在車中的夫人艾米麗亞及愛子卡洛士。「來!來!」這位曾經驚嘆全世界的巨人,抬舉頭來,態度真如Sorea莊重地說「看!這奡N是我的采邑啦!」然後減慢速度又重複了一遍說「我們的采邑!」。他的旁邊站的是李貝拉,他是連鏡中水月也能栩栩刻畫的畫家,帶有這個地方口音的格拉那達人。六月廿四日,聖約翰生日那天,也是《國家公報》創刊以來,首度登載有關樂界方面的消息,使他興奮莫名。Salobrena侯爵夫人艾米麗亞就在這個漫長的一天,巡視他的采邑,感慨無限地和我談了爵位授與的經過。

【三者選一】

艾米麗亞說:「六月廿四日,蒙特荷侯爵打電話到馬德里。「是王家打來的,太太!」女傭告訴我;當時家堳雱n,但我馬上接電話。安德烈當時仍在樓上的書房練琴;他的工作信念是:「一分天賦,九分血汗」,數十年來,每天不變的要練四小時至五小時琴。蒙特荷侯爵說,王上要授夫君一個爵位。那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要封在那個地方呢?計劃中有三處;雖電話媔i了許多雜音,很難聽清楚對方的說話,但知道第一是Linares伯爵位置,第二是Salobrena侯爵位置,第三是「Los Car-menes de Granada」的侯爵。

我決定Solobrena是因為安德烈他喜愛這小鎮,不只一次他在此泊宿,也多次在街上散步過。且多年前這奡N有以他為名的街道出現。無數個黃昏他從阿倫別莊,由朋友陪伴,帶了拐杖,背了斜陽下到這個鎮來參觀,大概都是李貝拉為他介紹鎮上名勝。告訴他風的通路,日光浴最好的地方。據說這位畫家,是在這個鎮上,跟女孩廝混,因而發覺造形美術的奇巧,和配色的技術。

現在李貝拉也陪著我們一起爬這個使我們格拉那達人血潮沸騰的摩爾風格的山道,這個山道Z植天竺葵。他就眼之所及無所不知地告訴我們。

我接受了國家美術獎那一天,在馬德里的沙露色那劇場,與國王談起安德烈的事情,剛好安德烈也開門進來。卡洛土陛下馬上就到他身旁,伸出一隻手拍拍他的肩頭說,我在泳池受了傷,所以另一隻手不能動。很親切地又說:「您好嗎!」

【詩之廣場】

不久安德烈侯爵就穿著格拉那達風味的禮服到達鎮上的廣場,廣場上有塊白壁,鐫了三首詩,其中一首是這樣寫的,

  蕩蕩Salobrena

  巍巍海上岩

  翩翩歸舟渡

  淼淼甘蔗園

  域域可望海

  處處聞香甜

Salobrena的景緻,就是蔗園與大海,而從萬傾碧波申吹過來的空氣,確是揉和了甘蔗的香甜與海水的鹼濕。邑宰柯伯邊伸手邊走過來,醫官們舉手敬禮。可能是彌撒的時間吧,遠方,鐘在響。那個古老的銅鐘現今敲起來,就有吉他之抑揚。

清晨的時間,好像靜止了一般,人們紛紛要求與安德烈侯爵握手。不知驚嘆了多少人的這壹把手,寬大而纖細,有充分的筋肉和骨格。魔法的手,偉大優越的手。

李貝拉催促我們早一點去教堂看看,他說要去看看那一尊基督像是否仍然有那麼一大把鬚。又說:「這堛漲u護聖母像是十六世紀雕刻的Roralio聖母。」

【至善之境】

走,走。大師輕挽著我,我覺得飄飄然,有一種微妙的興奮傳導全身。天賦的藝術家,實至名歸的侯爵,他終於找到了等他好久的老人們。他們向侯爵伸手,擁抱他廣大的肩頭。尚未疲勞的肩膀,音樂歷史的重任,擔負快要90個年頭的這個肩膀。

到處都是風向u在轉。一隻海鷗由遠處飛舞而來。粉白的增壁,如我們最初領聖體日所穿的白衣一般,但稍微帶一點青顏色。李貝拉滿懷喜悅由教堂出來。說:「萬事如意爵爺一切依然,最初我給祂採色的聖基督仍在。」而Salobrena侯爵這時侯接受司祭的祝福,這位司祭跟我是小同鄉,但關於這個教區的古文書籍都能背誦如流。我們暫進教堂禱告,忽然聽到了大師最喜愛的J.S.巴哈的旋律,大家一時都進入忘我之境。我們回憶曾經不只一次他所說的話一一「……巴哈是音樂地圖中的喜馬拉雅山;泰雷嘉則是肉眼可見的易北特],雪菻寣A用望遠鏡即可從院落堭璅。」司祭自我介紹:「爵爺我叫唐巴德,服務為這教區的司祭……Salobrena有八○○○人,不,正確說該有八五○○人。

「登上『閣下的』采邑看看吧!」

「上去看看!」

【錫以嘉名】

Salobrena侯爵是決不講「No!」的。今天他成為一棵橄欖樹、椰子樹或是一枝甘蔗,任人握手擁抱。他的眼眶不斷地如雷霓般在閃光。「請登上城樓觀光那堛澈偃虪縝b重建……」確實是值得觀光的風景。驢背上背了一簍筐一簍筐的草及美麗的砂,工人來來往往。女郎中有一位姓Segovia的,她問:「我們是不是本家?爵爺!「當然了!」

大家都知道,他就是西歌維亞受人尊敬的藝術家。他不但是吉他世界的第一人,也是自己挑選采邑的第一個侯爵。

——「若有興趣,請到那邊看看獅子……」「關在牢媔隉H」有一個人從堡內問道,因那個地方古代是伊斯蘭教徒的監獄。「當然,當然。」

【獅王之王】

這一隻獅子,並不是石刻的,也不是青銅鑄成的,更不是畫布上的,而是活色生香的獅子。牠本來是由一位攝影師飼養在攝影室堙A但因長得又快又壯,致使飼主生了恐佈而脫手。這位攝影師同時也是馬拉卡出身的現代作家,在他一幀以海為主題的作品中,寫出了這樣的詩句:「甘蔗桿呀長又長,就像阿公的釣竿長。」

要在獅子面前攝影了,「小孩全部參加……」附近的少男少女全參加攝影了,這些小女孩都是大師的老鄉親了。
侯爵有拉米雷士琴、日本琴,也有「大師監製」的琴,共五把,但要以那塈@為他現在的舞台呢?他在考慮什麼呢?檻中金光閃爍的長毛王,也欣賞了這一家的攝影。

意大利大作家但吉歐曾贈送大師一套僧袍,它不是大禮服式的,而是風衣式的長衣,但吉歐認為名家應該要穿這樣的長衣登台的。當然,大師也必須蓄起滿頭白髮,才會像是一頭《樂壇獅王》。他的構想是演奏會場的報幕,在遠方做個咳嗽信號,西歌維亞就徐徐舉起一指,於是整個宇宙馬上沉寂,緊張而欲聆聽的氣氛就會充滿。換句話說,穿了這麼一套風衣式的長衣,做指揮也是頂適合的!

「那末,現在,爵爺,請在這棵盛開的荔枝樹木下稍息吧……,那邊的梨樹也開滿了美麗的花;芬芳的水果酒味,包圍我們。這個味道,曾經在中美洲哥斯大黎加的總統官邸中品嘗過。味道……噯呀,我愈來愈專制獨裁了。但色、香、味,……這些判別,五官不管用是不行的。安德烈露出了文藝復與時期法王路易式的慈祥微笑。」

「今天孩子們一定要這樣講吧……二千年的歲月,正在觀察我們,我們是天之嬌子!」

多年前,這些少年的父兄,也很盼望能在上下這個山道時,與大明星擦身而遇,然後驚嘆道:「那就是查理士•布朗遜嗎?」

今天,他們的子弟實現了他們的夢想,和一顆最明亮的星站在一起。

【吾鄉之幟】

風吹過花花街的椰梢,李貝拉說這個鎮有個固有的顏色,是格拉那達的詩人羅沙列所創的。今天,我們在這個背景之下,始得認清。

「這個固有色就是《天國色》……」

因有這個緣故,我們向大師講秘魯作家李歐撤,在其新作品中認為很得意的一句話:《不可思議性》。

如此,這個上午,我們的話題,充滿了至美的語言、回憶、以及色彩。

侯爵走過墜道時,遇到了四座燈影搖曳的小祭壇,於是合十膜拜。一起來的布宜諾艾里斯婦人說:「這樣的小祭壇在阿根庭是叫做《鞠躬壇》,只要鞠躬致敬就可以。」因此我就在《煩惱的聖母像》面前,高唱阿美瑪利亞!

【幸福爵爺】

邑宰說:「請看安德烈閣下,在本鎮有句Catch phsare叫做《歐洲的白舯》最恰當不過。因這裡庶田之綠,房屋之白,正是安達魯西亞的旗色。

據說侯爵的么子卡洛士•安德烈斯將來要繼承侯爵位。為此大師不得不和他住在巴黎的長子一一年逾花甲的畫家一一懇談。畫家安德烈慷然相允。

「能讓大家叫聲侯爵,是很高興的事情,我覺得很幸福,很滿足,也很榮幸,很矯奢。想和大家說句感謝的話,但又找不出適當的說話……」

這是大師不疑的真情吧!

大師擬定今年末往瑞士,明年(一九八二年)二月十二日到美國加州開演奏會,然後到紐約舉行Master Class。作為他旅途「良伴」和他共享快樂和歡呼的「Miss Guitar」,也同樣的在飛機上享受一個座位的待遇。

此外,《回憶錄》的第二卷也可能會問世。「全書分為四卷……第一卷《我的少年生涯》已在世界上賣出了幾十萬部了,但西班牙還沒出版」嗚呼,哀哉!西班牙!說到西班牙,第一就是吉他,而西歌維亞是吉他的救主,但西班牙人……。


坐在教堂內的大師


現任的侯爵與侯爵夫人和下一任的侯爵


《樂壇獅王》和他的小鄉親在長毛獅王面前合影

回本期目錄